四十五号

不清真
非常懒
说话当放屁

片段2

#一小段

鸣人醒来的时候,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。伸手探了一下旁边的位置,没有温度,佐助大概是晨跑去了。试着动了一下身体,唔,昨晚确实做得有点过头了,于是干脆继续躺尸。盯着天花板,漫无边际的想着什么,直到肚子咕噜叫了一声才回过神来,既然佐助还不回来,鸣人决定起床找点吃的。

慢吞吞地挪到卫生间洗漱完以后,鸣人忍不住扶着腰靠在墙上休息了会,虽然昨晚也很快乐但现在想来付出的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?这样想着又一步一步走到了楼梯口,犯起了难。鸣人正自暴自弃想着要不干脆坐在栏杆上滑下去吧,九喇嘛不知从哪个地方跑出来唰地扑向他,手忙脚乱接住九喇嘛后,鸣人决定坐在楼梯上等佐助。

九喇嘛是一只橘猫,鸣人捡到它的...

片段1

是个小段子

鸣人这几天被论文折磨得焦头烂额,生不如死。佐助来找他的时候,他趴在电脑前,埋头于一堆书中,差点溺死在知识的海洋里。
佐助二话不说提起鸣人就出了门。

吃饱喝足后,鸣人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,整个人蠢蠢欲动。但佐助毫不犹豫地驳回了鸣人去电玩城的主意,并用一句“论文写完了吗?”成功打消鸣人的坚持。
然后佐助带着鸣人去小河边散步。
鸣人觉得佐助有病。他吃得太饱了,根本不想动,加之之前一直在电脑前,甫一放松,只想瘫着。佐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——哦,也许是没吃药——在两人第三次路过街边长椅时,鸣人一屁股坐上去表示再走他就从这里跳下去。
佐助自然地坐下,慢慢揉着鸣人的肚子。
鸣人差点气得跳起来,哼了一声,心说:哦...

于森之中(上)

 


   就大概是糅杂了海上钢琴师、四月的你的谎言、钢琴之森等等一些奇怪的东西得出的产物。脑的时候觉得很可爱,写出了可爱度瞬间损失了90%(捂脸


 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环绕着他,不知名昆虫发出的声音,还有不时一两声鸟啼,每走一步,便会带动脚下的杂草,也许突然会钻出一条蛇来,又或者是什么奇怪的动物。光从严密繁茂的枝叶间透出,一缕一缕,清晰的照射出林间细小的灰尘。他的心跳得很快,但不是因为迷失在森林中而感到害怕,是一种隐秘的快乐与兴奋。这很奇怪。好像将要遇到什么的事情,一直在隐隐期待着。他把手放在胸口感受着这奇异的...

【佐鸣】青春期(5)

  (5)


  鸣人一整个下午都是晕乎乎的,他根本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,也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样的表情,但从佐助的反应来看,好像还行,不是特别蠢?佐助看起来挺正常的,除了一开始在琴房亲了他,后面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连后来一起写作业也没见他对自己更温柔啊......所以,这跟以前有什么区别?


  鸣人心中一时五味杂陈。他和佐助是从小一起看着对方生殖器官长大的关系,他们自然而然的玩在一起,他们的生活中处处都是对方,如果一定要把一个从另一个的记忆中挖掉,那他们都是不完整的。但是,如果,佐助真的离开了呢?鸣人看着天花板想,他以前居然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佐助怎么会和他分开呢,怎么会呢?这...

© 四十五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